?
  • 2022年冬奥会筹备进行时 2019-08-27
  • 中美研究人员揭示艾滋病病毒颗粒组装过程 2019-08-18
  • 2017中日韩三国记者联合采访在北京启动 2019-08-15
  • 黄坤明会见澳门新闻界高层访京团 2019-08-15
  • 宝宝夏季感冒腹泻怎么办?育儿专家来支招! 2019-08-13
  • 雷雷被打成猪头,还太极? 2019-08-13
  • 图解:谁是北京雾霾元凶?燃煤已经排除嫌疑了 2019-08-11
  • GreatNews The Intelligent RSS Reader 2019-08-02
  • 月薪3000男会计豪掷930万打赏 女主播该退钱吗? 2019-07-25
  • 江苏淮安:创新实施社会治安综合保险 2019-07-25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7-21
  • 鄱阳湖花海:文明仍应成为最美风景 2019-07-21
  • 图解:2017你的城市运动了么? 2019-07-15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7-15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各专门委员会委员名单 2019-07-14
  • 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9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猛龙战胜雄鹿: 雪花飘飘_散文吧

    [复制链接]

    雄鹿伤病希尔不上场 www.umel.net 9万

    主题

    9万

    帖子

    2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9614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15:07:5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作者:虎虢 | 散文吧首发人类的救赎,是经由爱而成于爱。如是,爱便成了生而为人一切渴望的终极——题记
    写在前面
    忘了是怎样一个开始,这段时间以来,与其说是被一个故事感动着,不如说是被一个人所感动着。在这纷乱而又躁杂的尘世里,当潇洒的斯歇斯底里从这个禁忌相继崩溃时代的每个角落漫起的时侯,爱就被人为的玷污了?;?,为谁妍?花落,又为谁败?钢筋,只是城市的骨头,水泥却是向四面八方泛滥的肉,不要相信,玻璃窗的边缘透射着欺骗的寒冷……。如果你无睹于沙爹味极浓的娇柔造作,如果你熟视于离不开政治手腕的恋爱而不自知,那么,我敢断言:你绝对不会相信有一朵北风吹来的湘莲,倔强的开在都市的霓虹下,靠一柄叶子,把黑白难分的情感苦苦支撑……碰疼的心灵被火一样的触须包裹着,但还是愿意撕一角青春朝缝晚补,充满自尊的针线,抵御着市井无常的冷嘲执讽。……于是,我便在原野上寻找,一定是感召于某种诱惑的色彩,听花朵浅笑,娓娓叙述关于“古典性的执著继承,庄重性的情愿恪守”的凄美。一支秃笔,总想写出几行蹩脚的文字,此心一起,便绕梁径走,未可知会将她涂描成一种什么样的面貌,只希望她在怀着永不超脱的沉甸甸的美丽,哀伤的守望中,有一天会走出河道,走回遥远的海岸线,享受一切欢乐和幸福!
    不计后果的表白也算是毫无顾忌吧!但愿不会再次碰疼隔屏的伊人!
    (一)
    二月的厦门,阴雨霏霏。
    青山却拼命的怀念起雪来。
    雨裹的黄昏不知在什么时侯跌跌撞撞的爬上了窗台,房间里也渐渐暗了下来。……
    “活该”,青山恨恨地诅咒着。
    没有开灯,房间里也没有其它人。
    远处的霓虹喝醉似的跨过窗口,摇曳着室内简陋的陈设。桌上电脑开着,烟缸里依稀还有丝丝青烟冒起,一本书,厚厚地,翻开几页,摊在桌上。
    有时侯,灵魂的快意和器管的舒适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弟,时而相傍相依,难分彼此;时而又南辕北辙,大相径庭。按理说,周末的晚上房间里应该只关住满屋的死寂,但今天却明显地多了一位“活物”。
    如果说淅淅沥沥的雨丝最易勾引人的愁绪,毫无疑问,青山是被什么问题困绕着。
    “该是下雪了吧”,他嘟哝着,眉头拧成分开的双引号。
    微风撕掉着窗外的雨帘,慢慢地,雨丝飞舞成纷纷扬扬的雪花,青山便走进了迭映的影集。……
    突然,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和继之而来的极富温柔的敲门声将青山生硬地拉回到现实。
    门,开了。
    “咦,静坐思过呀,也不开灯”!一种动听的声音。
    青山明显一愣,眸子里飞快地闪过一抹不安。
    灯亮了,秋怡一边收雨伞,一边走了进来。
    “又在看《人生》,你想背下来呀”!
    “闲着没事,随便翻翻”。青山不无虚心地吱唔着。
    “你觉得高加林是不是一个狼心狗肺的家伙”?秋怡笑着问道。
    青山没有接腔,神色却黯了下来,可是秋怡背对着他翻书,一点也没有觉察到。
    “好了,快走吧!要不晚了”!
    “去哪”?
    “怎么,不是说好去看电影吗”?秋怡的声音明显提高了一个八度。
    “我。……这不是在等你吗”!青山讪笑着。
    电影很快就完了,可青山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回家的路上,秋怡还在对女主角的悲惨命运唏唏不已,青山却心不在焉的附合着,这让秋怡很生气。
    “你这人怎么回事?魂不守舍似的”。
    “我……头晕”。青山嚅嚅着,显然言不由衷。
    “病了?那赶快去看医生”。轮到秋怡焦急了。
    “不用了,或许是感冒了,回去吃点药就好了”。
    “我自己回家,你赶快回去吃药”!
    望着秋怡远去的背影,青山摇了摇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身后却落下了一片似雾的雨脚……。
    (二)
    来找青山的女孩叫秋怡,一位名字跟人一样脱俗可人的姑娘。
    认识秋怡开始于一个不太真实的梦,网络世界里的朦胧,虚幻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们的交往。从简单的聊天开始,在键盘的啪哒声中,懵懵懂懂的情愫就这样漂了洋,过了海……。直到有一天,秋怡作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
    人就是这样,当你摒弃了所有疑虑,就敢于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有异乡人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举手召唤:即使是天涯孤旅,风尘朴朴,总有一缕嘱望如炬……。
    秋怡回到家里,和平常一样,打开电脑,青山的头像暗着。
    躺在床上的秋怡漫不经心的翻着一本书,思绪却飘出窗外,将静默在雨中的老树迷上……。
    “青山这一段时间究竟是怎么回事?说话吞吞吐吐,跟以前判若两人,尤其是今天晚上,一付魂不守舍的样子……。”
    秋怡费力的想着,却总也理不出个头绪。
    “不对,这半年多来,一直都这样,有时还会莫名其妙的脸红……。”
    “对了,尤其是他那躲躲闪闪的眼神,难道……。”
    她不由的脸上一阵燥热,慌乱地用被子捂住了头……。
    夜晚的时光就像一头无情的野兽,不管你同不同意,恣肆的将孤寂和烦躁越拉越长……。
    窗外的雨声似乎放慢了脚步,而桌上的闹钟却指向了四点。
    青山烦乱地燃着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两口,浑浊的烟雾缭绕在台灯阴暗的光晕里,给这原本就凝重的氛围更增添了几分莫名的浮躁……。
    “我不是高加林”,青山喃喃着,眼眶中分明有水气在若隐若现。
    桌上的书,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只是旁边多了一封已经开启了的信。
    人总是以为收到信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因为那说明远方有牵挂,有叮咛,有祝福,可是对现在的青山来说,那封情真意切的来信,挚热的几乎让他拿捏不住,以至于令他没有勇气再去看……。虽然错白字不胜枚举。
    “柳叶啊,你这又是何苦呢”?
    青山呓语似的喃呢着,冰冻的故事早已飞出窗外,缠绕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
    (三)
    青山漂泊到这座美丽的海滨小城已经四年多了。
    那一年,青山大学毕业,缺少经纶的企盼里,充盈着急不可耐的憧憬……。但接下来的时间里,现实却和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一份份满载着一度放飞希冀的简历,尽数飞舞成秋天里的落叶,秋声也被秋叶旋起,落寞的路上只留下一地的叹息……。
    人在得志的时从不认为是幸运的眷顾,但在失败却总爱归咎于自己的不幸;正如人在得意的时侯常常忘记朋友,在失意时总会说是受人所累……
    青山沉伦了。昔日的踌躇满志钝了棱角,曾经的豪情万丈被碰得鼻青脸肿……。他,变了,变得心灰意懒,变得游手好闲。整天无所事事,东游西逛,从他身上再也找不到从前的影子了。
    柳叶的父亲得知这个情况后,死活也不同意叶子再跟他交往。从发小,青梅竹马,到相知,相恋,如今又要被强加分开,对青山来说无疑又是雪上加霜。叶子跟他碰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青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着,生硬的疼……
    时机是超乎人类能力的无形力量,无论你怎么渴望,在春天末临之际,?;ň圆换崾⒖?!
    青山的彻底转变和反省,是因为一次“意外”地撞见柳叶。
    那是在一个阴霾的黄昏,老刀似的北风漫不经心地肆虐着,打着卷的雪花,腾跃闪挪,极尽飞舞之能事,苍茫的暮色里,白皑皑的雪事仿佛给人影射着一种隐隐约约的温柔,不太真实,却又极其美丽,纯洁的感觉……。
    见到柳叶的一刹那,青山怔住了。甚至不忍对视柳叶幽怨凄婉的眼神。
    以前,出落的丰腴水灵的柳叶竟然变得憔悴不堪。
    许久,柳叶说话了。
    “青山哥,看到你这样子我会心疼的”。
    “心疼?你笑都来不及呢!这怜悯也太虚假了吧”,青山咆哮着。
    “不……。不是的……。”柳叶哽咽着,和着飞舞的雪花,别样的梨花带雨。
    “怎么,廉价的泪水就能换取良心上的安宁”?
    “你……。你不相信我也就算了,但你不能污辱我的感情”!柳叶哆嗦着。
    “感情,你的感情,你的感情值几个钱?哈哈,你的感情会让污辱蒙羞”。
    “你……。你竟然……。”
    柳叶支撑不住了,终于瘫倒在了雪地上。
    风,刮的更紧了,厚重的暮霭掉下来,砸起满地的积雪,泛白的蒙蒙里,仿佛诉说着什么屈辱的故事……。
    当柳叶醒过来地时侯,发现自己在青山舒适而有力的怀抱里,有泪正从青山大的眼框里涌出。
    “你醒了,你醒过来了……。”泪滴也跟着落在了柳叶嘴边,咸咸的。
    “放开我,我要回家”。柳叶蠕动着,想挣扎着站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说……。”青山非但没放开,反而拥得更紧了。
    “我不要听,我要回家”。声音依旧冷得像是从雪地里冒出来一般。
    “不,你一定得听,你一定要听我把话说完,我是故意地,我又何尝不明白你的心意?可我却控制不了自己……。这一段时间,我心里一直很苦……。原谅我”。
    柳叶没有吭声,好看的眼睛中却有泪渗出……
    (四)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到九月了。
    人的眼睛长在前面,总是习惯于往前看,往前看,老觉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偶尔口头,不免大吃一惊,十年一瞬,往事历历在目,一切恍若昨天。
    九月的厦门,虽然不是那么炎热,却很难让人感到些微的秋意。棕榈,草坪,依旧绿的一如既往,无招摇的三角梅还是乐此不疲的盛开着,倒是凤凰树似乎红的比以前更艳了……。
    青山与秋怡的关系也发展到了一个极其微妙的阶段,一个躲闪的眼神,几句闪烁其词的话语,都足够让对方回味,遐思好长一段时间……。
    生活中,每个人都能撑起一片多彩的天空,在自己的世界里有声有色的耕耘,依如芬芳四溢的青春,和着生命的韵律,在缤纷的花事中惬意采撷,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的风华雪月,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孕育出了鲜美的花束……。
    今天,刚好是周六,他们在南湖公园玩累了,走到草坪深处去休息。
    青山仰躺着,出神的望着蓝天上几朵飘浮的白云,秋怡则是默默地拨弄着身边柔嫩的小草。
    几只纤巧的鸟儿,在不远处觅食,一阵微风过处,飘来舒缓而又沾满花香的乐曲,时间犹如一湖的春波,凝静而又不失时机的泛着涟漪。。
    “在想什么”?秋怡伸了伸腿,打破了这段如痴的静谧。
    “你猜呢”?
    “我怎么能猜的到?又不是……”,撅着小嘴,一付小鸟依人的样子。
    “不是什么?说呀……??焖笛?amp;rdquo;,青山催促着,两只眼睛里却射出了贪婪而又幸福的光芒。
    抹去空白的单调,却泯灭不了朝霞的幻想。微妙而幸福的时刻,人还忘不了想贪污这芳香的季节!
    “你倒是说呀!你想急死我呀”。
    “傻样!至于吗”?秋怡呷嗔着。
    “怎么就不至于?你不说我可说了”!青山继续挑衅着。
    “那你倒说说看”。脸上顿时飘上两朵红云。
    “我……。说了……。。错了的话你可不要生气”。一付郑重其事而又嗫嗫呐呐的样子。
    秋怡抬起了头,脸上更是赤霞如染,清澈如水的眸子里已是晶莹欲滴……。。
    管这道是通是绝,单是这亦对亦错的相知相惜已够酬劳颠簸中的辛苦;管这前途是否知晓,单是这相伴的宁寂,彼此的诉说,已够安抚这段无悔的时光,肩背爱情的行囊,怀抱真爱,诱惑就这样被踩在脚下,苦难被当做干粮,消失在腹中,心灵的祭坛上便缭绕着清朗的笑声,满溢着幸福而又辛酸的泪水……。
    “我……。”,青山如何治疗老年白癜风不知所措了,欲言双止,脸上的肌肉也焦灼的扭曲着。
    看着青山木讷的样子,秋怡破啼为笑,青山也觉得眼前一亮。
    “不要说了,其实我……心里明白”,说完,一扭身小鸟似的飞了……。
    其实,青山还想告诉秋怡柳叶的故事,不为别的,但求能得到秋怡的理解。
    一想到柳叶,青山心里便是一阵隐隐的痛……。
    (五)
    记忆是每个人心中的石头,无论你怎么努力,最真,最纯的却始终留了下来。
    究竟是什么时间才开始喜欢上秋怡的?青山自己都搞不清楚。“或许是从去年回家之后开始的吧”,青山懒懒地想着。
    人的本身,就是两条腿迈开的大步。当初来到厦门,为的就是做出一点成绩,给势利的柳叶父母一个证明,然后再风风光光地娶回柳叶,那一年,青山二十岁。
    那是一段何等阴晦的时光??!至今回想起来,青山都是余悸犹存。
    从家俱厂学徒做起,从流水线起步,从早到晚,就像是一个疯狂旋转着的陀螺。超负荷的劳作,有时也能给人一种奇特的安慰,所有的疲惫,所有的愁苦,统统落入睡眠的陷阱。汗水也总是开成花朵,在淳厚的风中飞扬,青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不到一年的时光,他了也穿上了西装,系上了领带,挟上公文包,和其它同事一样,斯斯文文的进行你争我夺……。
    秋怡的出现,无疑给青山本不安稳的心湖投了一枚不大不小的石子!
    “究竟是拿艳丽的朝阳给一朵芙蓉,还是百灵”?曾几合时,青山不止一次的问着自己。
    窗外的老树依然挺立着,根却扎在别处,绿茵茵的枝条在微风的拂动下,就像是一阵按捺不住的潮汐……。
    老家来信了。
    青山急切的读着。其实,一上路,他就踩进了深一脚浅一脚的祝福。一双年轻的脚,经常擦疼城市的水泥路面,坚硬冰冷的痛楚里,遥望北方。漂泊异化的大脑里,始终珍藏着故乡飘雪的呼唤,思念和牵挂也就成了永不结冰的心河里运转最为繁忙的船只……。
    信上说,由于念子心切,父亲身体大不如昔,无论如何,年关须得回家。末了,还特别强调,回来和柳叶完婚!
    看完信,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迷离了心事。整整四年的时光,二千多个日日夜夜,两臂如弓将自己拉满的日子里,流水线上流淌的乡愁,将所有艰辛的日子串起,此刻,尽数溶化于老父慈爱而又温暖的召唤里……。
    归心岂止是箭?青山匆匆地请了长假,草草地收拾了一下,就火烧火燎地踏上了回归的旅途。
    (六)
    元旦过后,春节便牵着孩子们的希冀与梦幻,笑着,跳着,走来。
    城市里的年关,毕竟没有乡村里的来得那么热闹,质朴。不必说那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是多么的兴高采烈,也不必说追逐嬉戏的孩童是如何俏皮淘气,从时不时被丢进鸡窝的爆竹炸开后鸡飞狗跳的喜悦中,从老大娘似怒还嗔却又笑出花的皱纹里,都会让人领略到年的气息;更不必说如火如荼的社火是怎样的热情扬溢,仅在胖大嫂笨拙而又幸福的秧歌步子中,都会让你收获一种忍俊不禁的年的心情……。连素不爱说话的老大爷也会哼一嗓子小曲,将纷纷扬扬的雪花上……
    青山沐浴在山村淳厚的年息中,嘴角不时漾起一抹笑意……
    “又在想什么?傻乎乎的”!秋怡啥时侯进来的,青山都没有觉察到。
    “雪花,我在想雪花”!
    “雪花?雪花有什么好想的”?秋怡一脸的茫然。
    “不知道了吧!或许你还没见过雪花漫天飞舞情形,那是一种隐隐约约而又源源不断的温柔……”青山满脸向往的神色。
    秋怡自然没见过雪花。纷纷扬扬的雪花对从小在温软水乡长大的她来说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雪?还温柔?你是怎么联系起来的?是雪地里有故事发生吧!说来听听”。
    思念是一种病,无可制。秋怡漫不经心的一句问话显然又触痛了青山那根敏锐的神经。
    “要不,今年过春节带你回去亲身感受一下”?青山极力的怂恿着。
    “好??!其实你不要说,我也要去的。正好看望一下伯父,伯母”。秋怡兴奋的神色使角膜白斑可以用药吗对身体有没有影整个房间都为之一亮……。
    时光似水长流,而生命却总要回归。人一生当中,可能会忘记许多小事的琐屑,但还是有一些会石头般留了下来。以遗忘作结,往往便又从记忆开始,对于青山来说,柳叶就是他永远没法打开的一个心结。
    他不会忘记萌生在冰天雪地,最终却又搁浅在旖旎洗海滩的那份初恋,更忘不了去年返回厦门时与柳叶的那一次话别别……。
    天,阴沉着脸,大如鹅毛般的雪花静静地飄着,落着,远山哭得苍白了,唯有彻骨的寒意似乎在诉说着大雪覆盖后漫山遍野的清白。
    “青山哥,明年……啥时侯回来,俺等你”!
    农村姑娘表达爱意的方式依如纯朴的民风,来得直接而又热烈。
    “再……说吧”!青山吱唔着。
    柳叶显然没听出什么来。
    顺着柳叶的脚步,踩着自己的心事,从菜园丰收到母鸡生大蛋的喋喋不休里,满山沟的乡音乡情也没能挽留住一双已经启程了的脚步,崎岖悠长的山路上,两行歪歪扭扭的脚印里,填满了深浅不一的叹息……。
    青山失眠了。
    当一个人只想着自己时,这个世界就就变得狭小了。
    “难道,我就和一开口就是你家的母猪一窝产下几头猪崽的人过一辈子”?
    青山和柳叶是高中时的同学,由于家境的原因,柳叶上完高一就辍学帮父亲干活了。
    校园里的雨季来的特别早,打湿了十六七岁的年龄。青山是全校出了名的优秀学生,而柳叶又有着一付夜莺般圆润的歌喉,没有太多的理由,他们相爱了……。如花的季节里,多少晶莹剔透的故事就缠绵在必经的山坡上;飄雪的日子里,纷纷扬扬的雪花承载着所有的风情,飞舞热闹到极盛时,连它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去了结……。
    忘不了牵手走过的每一步黄昏,更忘不了赶了几十里山路却又带着露珠的疏菜,那里跳动和流淌的又是怎样一种心事?但他却又实实在在地在竭力的遗忘着什么……。
    (七)
    秋怡所企盼的归期终于到了。
    一路之上,她兴奋的简直就是一位临出阁的新娘子,
    “好了,这些你都问了好几遍了,你不嫌烦呀!咱们可是两三天的旅程,你不觉得累吗”?
    “累,才不呢,其实,我还不是为了多了解一些你们那里的风俗,少闹出一些笑话”。秋怡故作生气的噘起了小嘴。
    青山没有接腔,但眼睛里分明流淌出了幸福与赞许的光芒……
    有时侯,幸福的确不喜欢喧嚣浮华,它常常在平淡中降临,给人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一丝奇异的温柔……
    走在回家的山路上,两个人的心情像早晨的露珠一样新鲜,但让青山没有意料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竟然在村外碰上了去挑水的柳叶。
    “叶子,挑……水呀”。青山搭讪着,声音里明显有一些不自然。
    柳叶看到青山,两眼一亮,但是,当她注意到秋怡的时侯,孤疑的看了看青山,眸子里的亮光慢慢地隐退了,恰如萤火在在夏夜一闪。
    “你,你……们回来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谁呀,那么大两只水桶,她能挑得动吗”?
    “一个村的”。青山小声说道。
    “她好像病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这……我怎么知道?咱们……不是才回来吗”。
    青山带着秋怡走遍了他曾经和柳叶玩过的地方,而秋怡倒像是一个刚出世的孩子,什么东西对她来说都充满着新奇……。
    “真没想到,比我想像中的要好的多!感觉就是不一样”。秋怡掬起一把雪花,揉成雪球,用力地扔了出去。
    “当然了,我怎么会骗你呢”!青山笑着说。
    “你敢!”,话末落音,一大把雪已经从青山的领口侵入,秋怡笑着跑开了,清脆的笑声将迷恋在树枝上的雪花羞落,久女性和饮茶的联系久地飄荡在洁白的空旷中……。
    青山带回漂亮姑娘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山村。接下来的时间里,青山预感到将要发生点什么,但他实在没有勇气,也找不到借口和机会向秋怡表白……。日子就这样一页一页地撕去,散乱的飞舞着,像是秋天里的落叶……。
    (八)
    人,其实就是人打算要做的事,但是,补偿和遗失却始终是生活天砰上的两只砝码。
    直到有一天,秋怡不见了。青山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还是不见人影,正当他心急如焚,一筹莫展的时侯,邻居家的小强将一封信交到他的手上。
    “谁给你的”?青山焦急地问道。
    “就是来你们家的那位漂亮阿姨,她让我中午的时侯交给你,青山叔,还有事吗?我还要看新娘子去呢”!
    “那她人呢”?
    “早上就走了,还不让我告诉你”。
    青山一下子瘫在雪地上,脑子里顿时一处空白……。
    许久,他颤巍巍地拆开了信,映入眼帘的还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娟秀字迹:
    青山哥:
    容我这样称呼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侯,我已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说真的,连日以来,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也最値得留恋的一段时光,我想,我会用我一辈子的时间
    去珍惜,只是用另一种方式。说实话,我前几天见过柳叶了,虽然,你对我隐瞒了下来,但我不怪你。真的!
    言谈之中,我觉得她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姑娘,到现在她依然深爱着你,实在不忍心伤害她,只觉得自己不属于
    这个地方,或许,是我的爱太完美了,就为心灵上的轻松。忘了我吧!我知道,她已经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答应我,快去找她。别了,青山哥!去把握住真正属于你的幸福吧……
    天,不知道什么时侯又下起雪来,一阵阵北风吹来,飄过一片片欢庆的锣鼓声,纷纷扬扬的雪花里,静默的老树又开始玩弄自己的年龄……。
    虎虢于09年12月初4我喜欢相关文章雪花飘飘雪花儿飘飘飘飘的雪花雪花飘飘却是春雪花飘飘的遐想雪花飘飘情未了雪花飘飘寒风刺心雪花飘飘,纷乱缕缕春愁雪花飘飘,迎春花开静悄悄飘飘月评论沐小苡:安好回复2011-08-06 12:17虎虢:回复@沐小苡:谢谢来访!回复2011-08-09 01:54虎虢+ 加关注暂无签名作者的其他文章雪花飘飘放爱一条生路茶殇一阵风的美丽夜晚,打开一扇窗编辑推荐秋的味道,研磨一腔花里胡哨那年中秋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伊人念风尘选择在取舍之间人间,折得一枝春军装情缘拓荒人生父母是我们人生中最真诚的粉丝今日,已非昔比一缕清愁相思瘦今日阅读榜最新发布的文章那一个,美丽的承诺【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八十三回:李军三人陷古墓,荒山魔窟吞精灵?!救诵杂胍跄薄浚ㄖ胁渴椋拾耸兀呵迳铰趟捣沙?,龙凤山下河水旁?!救诵杂胍跄薄浚ㄖ胁渴椋拾耸换?,三人共谋发财梦,大舌头二进龙凤山笫八十一回,三人共谋发财梦,大舌头二进龙凤山红尘陌上,夏微凉关上门,是另一个世界北宋西京府巨判官墓铭志生养死葬之礼渡口,听风人范文 |
    散文吧作文本站作品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6-2017 散文吧网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在线咨询
    水产养殖交流群
    水产养殖门户网
    水产养殖微信群
    快速回复 雄鹿伤病希尔不上场 返回列表
  • 2022年冬奥会筹备进行时 2019-08-27
  • 中美研究人员揭示艾滋病病毒颗粒组装过程 2019-08-18
  • 2017中日韩三国记者联合采访在北京启动 2019-08-15
  • 黄坤明会见澳门新闻界高层访京团 2019-08-15
  • 宝宝夏季感冒腹泻怎么办?育儿专家来支招! 2019-08-13
  • 雷雷被打成猪头,还太极? 2019-08-13
  • 图解:谁是北京雾霾元凶?燃煤已经排除嫌疑了 2019-08-11
  • GreatNews The Intelligent RSS Reader 2019-08-02
  • 月薪3000男会计豪掷930万打赏 女主播该退钱吗? 2019-07-25
  • 江苏淮安:创新实施社会治安综合保险 2019-07-25
  • 北京公园改造将引入无性别厕所--旅游频道 2019-07-21
  • 鄱阳湖花海:文明仍应成为最美风景 2019-07-21
  • 图解:2017你的城市运动了么? 2019-07-15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7-15
  • (受权发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各专门委员会委员名单 2019-07-14
  •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免费注册体验金赌场送 网赌亲身经历 北京单场胜平负投注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河北时时快三 王者荣耀雅典娜脱裤衩不遮挡 ag捕鱼王视频 新时时几点开售 彩77官方下载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中了十三亿彩票的小说 ios下载pokerstars 重庆时时号码找盛通 腾讯分分彩如何代理 重庆三星时时走势图